青青青視頻分類看 > 玄幻小說 > 冰與火之魔山 > 正文 0602章 陰謀小指頭·同一戰線的盟友

正文 0602章 陰謀小指頭·同一戰線的盟友

    (2更完成)

    全場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為了娶萊莎徒利愿意離婚的大貴族有好幾位,小指頭的宣布令他們心中的挫敗感極深。

    培提爾貝里席在沒有發跡成為王室財務大臣之前,不過是谷地里的一個小貴族,擁有寸草不生的半島領地,幾戶貧困不堪的漁民,一大群吃苔蘚的山羊,一棟三層的石頭小堡,僅此而已。

    發跡后,小指頭也并不榮耀,為了賺錢改變自己的地位,提升自己的貴族身份,他成了君臨城里上、中、下三個級別女院的老板,他經營的上百家女院令谷地貴族們所不齒。

    但這令人輕蔑的家伙在回到谷地來的時候,卻是以赫倫堡公爵的身份回來的。

    公爵,七國最高爵位。

    赫倫堡的領地之富庶,也是無可爭議的。

    小指頭擁有的赫倫堡城堡之巨大,城墻之高闊,也是無可比擬的。

    盡管如此,小指頭依然被谷地的貴族們發自骨子里的看不起。

    小指頭的爺爺來自狹海對岸,是一名‘布拉佛斯城邦’的流浪武士,后來為了生計做了一名雇傭兵,來到了維斯特洛大陸靠賣命吃飯。

    他的父親在戰爭中結識了河間地的霍斯特徒利公爵大人,這令小指頭有機會成為了霍斯特公爵的養子。但谷地貴族們所不知道的是,在徒利家族的奔流城里渡過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的小小指頭,是被霍斯特公爵趕出奔流城的。因為他把萊莎徒利的肚子吹大了,而他的卑賤身份,根本配不上公爵的女兒萊莎徒利。

    如此不堪的一個家伙,卻不停的平步青云,最終混成了王國的一名公爵,超越了谷地艾林家族旗下的所有封臣的爵位。

    公爵,至高無上的爵位!

    不管谷地貴族們對小指頭有多么的反感,他們宣誓效忠的艾林家族,卻依然要迎來令他們厭憎的小指頭的正式入住了。他竟然獲得了萊莎徒利的青睞,騙取了她的一顆‘芳心’,并將在七天后和萊莎徒利夫人正式結婚。

    誰娶了萊莎徒利夫人,誰就能得到谷地這個豐厚的嫁妝。為了這份無法估量的嫁妝,谷地大貴族們不管是已婚的還是未婚的,都來到了鷹巢城,陪在萊莎徒利的身邊獻殷勤超過了一年以上的時間,這也是一年多來,鷹巢城里人滿為患的根本原因。

    貴族們都期望萊莎夫人能看中自己,從而和萊莎徒利結婚,贏得谷地的掌控權。

    雖然萊莎徒利有兒子勞勃艾林來繼承瓊恩艾林的官職和爵位,但是大家都知道,勞勃公爵不僅僅是身體有病,智力發育也低于常人。就算勞勃公爵成年后,也是無法直接領導谷地的。他的智力發育緩慢,和他的身體一樣,沒能正常發育。

    谷地的數十家大貴族中,沒結婚的大貴族并不多,但結過婚的大貴族們為了追求萊莎徒利也有辦法,那就是通過離婚來創造和萊莎徒利結婚的條件。

    很多大貴族承諾,只要萊莎徒利答應和他聯姻,他們就立即離婚。

    青銅約恩羅伊斯伯爵就是一名企圖以‘離婚’來實現和萊莎結婚的大貴族。

    然而今天,此刻,所有人的希望都完全破滅!

    萊莎徒利將要和小指頭結婚,并且,僅僅只有七天的準備時間,這樣的婚禮,并不符合公爵夫人的身份,也不符合小指頭的身份,看起來兩人對結婚都迫不及待了。令人厭憎的小指頭竟然微笑著說,不管他們同意或者不同意,支持還是不支持,參加婚禮還是不參加,他們都要真正意義上的結婚了。

    月門大廳里的氣氛沉重而壓抑,一時間沒有人說話,大家的心里都極其不舒服。

    “夫人,培提爾大人,恭喜兩位即將新婚,很抱歉我還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需要今天下山回心宿城。”林恩科布瑞爵士右拳放在左胸上微微鞠躬說道。

    第一個站出來表達不滿并明確表示不會參加婚禮的,是未婚的林恩科布瑞,谷地最著名的劍客。

    他的哥哥科布瑞伯爵也在這里,已婚,但也是萊莎徒利的追求者。科布瑞伯爵今年四十一歲了,已婚,但無后,所以林瑞科布瑞才得到了繼承家族的機會。

    林恩要走,他的侍衛米歇爾雷德溫也站了出來,向夫人和小指頭抱歉,他得追隨林瑞大人離去。

    米歇爾說話的時候,偷偷瞄向大門口,那里站著一位身材勻稱皮膚小麥色的健康女孩:米亞石東。勞勃拜拉席恩國王的第一位私生子,今年已經十九歲,和米歇爾處于熱戀中。

    米亞石東是鷹巢城山路上最好的向導,高聳入云的鷹巢城的山路可并不好走,上山和小山都需要兩天兩夜的時間,從山腳到山頂,中間要穿過三處駐防的險峻城堡,三城堡都易守不能攻,除非擁有獅鷲或者龍。

    米亞石東也在偷偷的瞄著米歇爾,兩個年輕人的目光一觸,都是熱血澎湃,情意濃濃。

    米歇爾雷德溫是爵士,貴族;米亞石東是私生子,并且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究竟是誰。他的母親,是鷹巢城里曾經服侍過瓊恩艾林公爵的年輕健壯的侍女,如今已經老了,不過依然在鷹巢城里做傭人。

    行走在鷹巢城的山路上非常的危險,最上面的一段路,是在山腹里,或者是坐吊籃穿過云霧上下,這還安全一些。出了吊籃的山路,陡峭危險,碎石飛落,殘雪薄冰,就連騾子都無法走穩。遇上山風,更是隨時有生命危險,所以一個了解地勢,熟悉山路的每一寸地方,并精通山里天氣變化的向導,是非常搶手并令貴族們尊重的。

    林恩科布瑞和他的侍從宣布要下山,這就表明他們不會參加夫人和小指頭的婚禮,他們首選的帶路人,就是米亞石東。

    青銅約恩羅伊斯也說道:“夫人,培提爾大人,我很抱歉,無法參加兩位尊貴大人的婚禮了。魔山在海鷗鎮,他嗜殺殘暴,反復無常,毫無信譽,我的符石城在大海中,距離海鷗鎮不遠,谷地宣布臣服鐵王座,魔山不搶奪海鷗鎮了,卻不一定不會前去裝扮成海盜搶奪我的符石城,我將隨林瑞爵士一起下山,也好跟著米亞石東這最好的引路人。”

    鐵橡城的韋伍德伯爵夫人說道:“夫人,培提爾公爵大人,恭喜大婚,我會留下來參加夫人和公爵大人的婚禮,不過我要責怪兩位,通知得太倉促,時間又太短,我人又在鷹巢城上,怎么為兩位挑選體面的賀禮送上呢?”

    萊莎徒利喜笑顏開:“夫人,你人在這里,就已經是最大的賀禮。”

    對小指頭的投降主張深為不滿的賽蒙坦帕頓騎士聲如洪鐘:”夫人,培提爾大人,我會留下來參加婚禮,恭喜兩位大婚。不過魔山的事情,我們不該下令集結軍團做好萬一的準備么?“

    “謝謝賽蒙騎士肯賞臉參加婚禮。”培提爾微笑,優雅高貴,“賽蒙騎士,我能請你下令召集九星城的軍團做先鋒,做好隨時和魔山一戰的準備么?”

    “遵命,公爵大人。”賽蒙慨然應允。

    賽蒙,谷地最勇猛的騎士。坦帕頓家族里面,都是善武的騎士,他們爵位很低,家族里就連男爵都沒有一位,但谷地里任何大貴族都不敢小覷這個騎士家族。他們兵力不是最多的,但一定是最善戰的騎士軍團。賽蒙本人,就是一員絕對的猛將!武器是一桿黑鐵長槍,重數十斤,他的臂力驚人的強悍。

    賽蒙對小指頭的反感歸反感,但領主夫人要結婚,禮節絕不可缺,這是騎士精神。

    海鷗鎮,學士把鷹巢城的回信原封不動的遞給杰洛格拉夫森。

    伯爵大人捏碎蠟封,打開:杰洛伯爵大人:轉告格雷果公爵大人,谷地臣服鐵王座。請格雷果公爵大人即時率兵攻打符石城。

    伯爵大人看了,心里徹底放心:他已經是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的人,從這封信來看,魔山大人也是培提爾貝里席公爵的人。這就好辦了,格拉夫森家族和克里岡家族是自己人啊!

    符石城的羅伊斯家族,是谷地里最具實力的古老家族。在艾林家族成為谷地領主之前,羅伊斯家族一直是谷地的王。艾林家族的祖先來自狹海對岸,是數千年前入侵維斯特洛大陸的安達爾人,也是安達爾人,帶來了七神信仰。

    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在海鷗鎮當稅務官的時候就和杰洛格拉夫森伯爵私交很好,在海鷗鎮三年,杰洛和小指頭已經是很好的朋友。這次小指頭回到谷地娶萊莎徒利,最先知道內情的人,就是杰洛格拉夫森伯爵。

    小指頭本是谷地人,他返回谷地,是有備而來。

    萊莎徒利的學士,是他第一個策反并收服的人。而杰洛格拉夫森伯爵,早就是他的最親密的地下盟友。杰洛和小指頭一起共事三年,親眼見證小指頭是如何把海鷗鎮的稅務利潤變魔法一般的提高了十倍,從那個時候開始,杰洛就對培提爾貝里席言聽計從。

    杰洛看完信就把信點燃了,這種信,干系太大,不能走漏一點風聲。

    青銅約恩羅伊斯伯爵,也是杰洛大人所不喜的!

    在谷地,就沒有貴族喜歡約恩羅伊斯伯爵。約恩的家族是一個崇尚魔法并在青銅鎧甲上描繪了層層魔法圖的古老家族,這種傳統已經超過了千年,據說青銅甲胄上的魔法能保護鎧甲的主人免于刀劍的傷害。

    小指頭大人要借助魔山的手除掉約恩羅伊斯,方便他今后統治谷地,杰洛大人并不愚蠢,他能看出這其中的厲害。

    “傳令官,命令士兵們打開城門,迎接格雷果大人和他的士兵進城!”杰洛伯爵下令。

    伯爵的命令令城墻上的士兵和守衛城門的士兵們面面相覷!

    放魔山進城?

    伯爵大人沒有說錯話么?

    杰洛自然沒有說錯,有了小指頭的這封信,杰洛再也不用畏懼魔山。

    他們是同一個戰線里的盟友,這個盟友俱樂部有一個共同的主席:聰明絕頂的培提爾貝里席大人!

    杰洛伯爵對小指頭的智計是極其佩服的,這封信,他能看出是小指頭的親筆。小指頭果然不是一般人,就連勇不可當的魔山都是他的盟友,他還能指使魔山為他去鏟除政敵,這簡直令人難以相信。不過,杰洛伯爵相信小指頭有這個能力做到這一點。

    魔山的將士們在城墻下橫平豎直的列成了方陣,魔山本人也在赤煙獸上靜靜等待對方的回信,直到看鐵皮包邊的橡木大門咔咔咔的緩慢打開。抬頭,城墻上,弓箭手、劍盾兵、長槍兵等都撤離了城墻垛口,退后了些,列成了一個一個的小方陣,仿佛就要即時解散一樣。

    盡管如此,魔山的軍團陣列依然紋絲不動,并沒有因為城門開啟而有絲毫的改變。

    城門大開,杰洛伯爵騎著馬出現在大門口,身邊是兩個六人小隊。他的大兒子伯納和堂兄海軍司令巴克克拉夫森都一起跟隨出來迎接魔山。

    魔山的雙腿微微一動,赤煙獸會意,立即迎向杰洛伯爵。

    “公爵大人,鷹巢城有了回信。”

    “哦,信上怎么說?”

    “大人,鷹巢城臣服于鐵王座。”

    “哦,那你我就是同袍了!”魔山哈哈大笑,心情很舒服。小指頭辦事,魔山不會失望。

    小指頭在谷地半年多時間了,他不會讓自己的時間白費。

    “請魔山大人和克里岡軍團進城吧。”杰洛格拉夫森很客氣。

    魔山心中更是大悅,小指頭深深的策反了海鷗鎮的杰洛格拉夫森伯爵,他對魔山和一萬余將士居然不設防。

    這是真誠還是愚蠢?!還是小指頭令杰洛伯爵對他本人的謀劃深信不疑?小指頭是對杰洛伯爵和盤托出,還是坑蒙拐騙的花招一起上陣才收服了杰洛伯爵為我所用?

    嚴格算來,魔山的軍團其實并不足一萬人。

    魔山喝道:“海軍戰士和陸軍戰士們,谷地已經宣誓臣服于鐵王座上的托曼拜拉席恩一世,敵人已成友軍,我們和平進城吧。”

    “嗬!”眾將士齊聲答應,聲如巨雷!

    杰洛格拉夫森和魔山并騎,只是他的戰馬畏懼魔山的赤煙獸,一心只想逃離,被伯爵好言安慰,才稍微平靜一些。魔山又呵斥赤煙獸收斂,別噴出帶毒的瘴氣去恐嚇伯爵的戰馬。

    費了一些心思,伯爵戰馬才慢慢的很有原則性的和赤煙獸并行。它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只想快點走完這段路,然后永遠別再和這樣的頭上長了角的邪惡氣息的家伙在一起了。

    杰洛揮手讓士兵們退遠,低聲說道:“格雷果大人,培提爾公爵大人要我轉告你,他請你最快速度去攻打符石城。如果大人需要向導,我的海軍斥候可以喬裝協助大人。”


  http://www.cniac.com/76_76058/327586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niac.com。青青青視頻分類看_青青青視頻分類手機版閱讀網址:m.cnia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