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視頻分類看 > 玄幻小說 > 龍朝野史 > 正文 0援助

正文 0援助

    0援助

    姬拓?他是姬蕓的什么人?而且姬蕓竟然還是版南國的貴族啊……

    玨看著眼前的姬拓想。

    柯恩曾經向玨說過姬家是站在貴族派這邊的,所以玨認為這次姬拓找到他應該沒什么好事。

    “原來是貴族啊,”玨雖然在心中充滿猜疑,但還是以一個非常恭敬地態度向姬拓談話,“你這次找到我是有什么目的的嗎?”

    姬拓拿起身邊桌子上的小雕像看了看,然后緩緩地說:“是啊,確實有些事情。”

    這時候,觀察到姬拓背后的潛含義后,諾曉依慢慢地走出了門口,然后將門緩緩關上。

    現在,房間內就只有玨和姬拓兩個人。

    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嗎?玨用精靈眼觀察了房間的周圍,他發現了隱藏在房間內的法術回路——用來隔音和放監視的法術。

    “現在麻煩的人已經走了,你可以說了吧。”玨看著面前這名有些蒼老的人。

    姬拓默默地向玨鞠了一躬。

    “感謝您。”

    啥?姬拓的行為顯然把玨搞得一頭霧水。

    玨整個人瞬間懵了。

    “感謝您將犬女從死亡的邊緣給拉了回來,真是萬分感謝!”姬拓有些哽咽地說。

    玨聽了以后深吸一口氣調整一下狀態,然后說:“啊,沒事的,以后別再讓她動那樣的法器就行了。”

    “是,這一點我們也會注意的。”姬拓趕忙說,“而且也很感謝您提供的丹藥,能夠延長犬女的壽命,并以此能與她的心愛之人攜手共進。”

    攜手共進?玨聽后就在腦海中把玩著這個詞。

    “請問一下,你見過崩了?”玨問。

    “您是說崩大人嗎?是的。真是個優秀的人……不,真是個優秀的龍啊。”姬拓抬起身子說。

    “也就是說,你認可讓崩當你的女婿了?”

    “倘若能讓姬家流淌出龍族高貴的血液的話,我沒有拒絕的理由。本來很擔心兩人的壽命問題的,但是崩大人說您給過他可以延長犬女壽命的丹藥,所以就打消了這個顧慮。”

    不不不,低階種和高階種能不能結合還是個問題。玨在心中想。

    “你今天的目的就是為了向我道謝嗎?還是想要從我這里獲得延長壽命的東西?”玨試探性地問。

    為了自己能夠永世長存而不惜一切代價的貪婪之人玨見多了。

    不過從剛才開始,玨就感到這姬拓的態度很是謙卑,不像是來找事的。

    姬拓看著玨,然后說:“不不不,要是那樣的話就還要準備賤內的那一份,所以還是算了吧,畢竟那不是什么一般東西。可是聽說您打算將這個國家帶上正軌,請問您打算怎么做呢?”

    要說嗎?玨在心中盤算著。

    剛才姬拓的表現無不向玨暗示著他可能加入玨的陣容。但是對玨來說人族不可相信,所以姬拓很可能是在說謊然后套出玨的目標然后給予破壞。

    “現在資源短缺,我認為應該先保護住國家的財產,然后再從下至上進行改革。”玨說。

    “從下至上嗎……”姬拓看著玨,然后說:“但是現在上層政體并不穩定,如果從下至上進行改革的話,失敗的幾率會很大的。”

    “但是我有信心。”玨說。

    誠然,姬拓的想法是正確的,現在朝廷中擁王派和貴族派爭執不斷,如果從下至上的話的確會失敗,但是玨打算賭一把——賭貴族派現在也沒有資金了。

    如果貴族派現在沒有資金的話,那么他們是有可能聽從玨的調令的,即使現在有些貴族封鎖了自己的商道,可是他們應該會在自己的領地內同樣實行玨的方案。這樣一來,無論貴族派妥不妥協,國家的資金都是被保存下來了。

    東山再起不是不可能,大不了就是國家分裂罷了,可是只要能保住三分之二的江山就是勝利——玨是這么想的。

    至于用刺殺的方法殺雞儆猴,對玨來說則是下策。

    “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現在所準備的事情啊。”姬拓思索片刻后說。

    “你都知道還問什么?”玨說。

    “可是我聽說現在有些貴族做出了和您政策相反的行動。”

    這一點你這個身為貴族派的人應該知道吧。

    “你應該比我更了解吧。”玨說。

    “玨大人還真是謹慎呢。”姬拓說。

    玨剛才的話是打算從姬拓的口中探出點什么,所以采用了如此模棱兩可的問法。

    “你也是很老油條啊。”玨用不算太壞的表情說。

    姬拓細細打量了玨上下一番,然后說:“您是龍族嗎?不過氣質上不太像。”

    “我不是龍族。”玨說。

    “那您是人族?”

    “算是吧。”

    姬拓滿是滿意地看著玨好一會兒,還時不時地點點頭。

    “有件事情我想要提醒你。現在對我來說時間是比較寶貴的,所以希望你能把你想要說的話快點說了。”

    “真是抱歉。”姬拓聽后擦了一下自己的鬢角,“先請坐吧。”

    玨坐下后,姬拓一本正經地說:“我從龍城接收到了來自犬女的信。她說了一下她的生活,以及一些情感問題;同時她還說了關于您的事情。”

    “怎么說的?”

    “她說有個干政官過去了,然后是個白頭發的家伙,長什么樣子不清楚,應該挺帥的……”

    聽了姬蕓對自己的描述后,玨不免抿了下嘴來阻止自己發笑。

    姬蕓對玨的描述是建立在她沒有見到過玨的樣子之上的。

    沒想到能搞笑到這般地步。

    “她說您可能在必要的時候需要我們的幫助,所以我決定幫助您一下。”

    玨聽了以后不僅有些疑問。

    “版南國的女性是沒什么發言權的吧。”玨問。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玨發現版南國有很嚴重的重男輕女、女性物品化的情況。因此,姬拓理說是沒有必要聽他女兒的話的必要。

    “的確,在這里女性是沒有多少發言權的。”姬拓肯定了玨的話,“但是我很疼愛我的女兒,所以我想報答她的恩人。這次,我是來幫您的。”

    玨稍微閉了一會兒眼睛。他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但是沒有任何的聲音。

    “這和你家族的利益相違背。”

    “的確。”姬拓長吁一口氣后看著墻上的畫。

    墻上的畫是版南國建國的歷史畫。

    畫的內容是第一任版南國的國王率領眾多的民眾來到南方開荒建國的故事。

    “一開始,王祖是不想要和龍族有太多接觸的,因為當時上都剛剛陷落,人民還仇視著王種。但是迫于當時的社會情況,王祖不得不與龍族合作,強迫自己擺出一副向龍族靠攏的架勢。”

    聽著姬拓訴說著版南國的歷史,玨不免看向了墻上的畫。

    “但是龍族告訴了王祖災厄到臨的事情,于是王祖帶領著他的子民們從仲日洲遷移到了百越洲……真是個壯舉。”

    片刻的沉默后,姬拓又說了。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做出與自己想法相違背的事情,但是這種決定有可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所以這一次我決定聽您的。”

    玨看著姬拓的眼睛好一會兒。

    玨的手中并沒有執法者的面具,所以不能看穿姬拓說的是否是謊言。但是玨還是能夠憑借自己長久以來積攢出來的經驗來判斷出姬拓并沒有說謊。

    可是,我要相信他嗎?玨想。

    對玨來說,人族不可信。

    “您能幫助姬蕓,那為什么不能相信身為家長的我呢?”姬拓看出了玨的顧慮。

    ……現在要是能拉到姬拓作為盟友的話無疑是給現在的局面找到了一個突破口。如果姬拓在通過與我合作獲得了比其他貴族派還要多的利益的話,那么從貴族派倒戈的人就會變得越來越多,到時候就是我的主場了。

    玨看了眼面前的這名微老的男子,然后伸出了手。

    “愿我們合作愉快。”

    姬拓見到玨接納了他之后就微微一笑,說:“那里,應該的,再次感謝您救了犬女。”

    “沒什么,舉手之勞罷了。”玨一擺手。“還有,既然都達成同盟了,就不要再用敬語了,聽起來怪別扭的。”

    “明白了。”

    正當玨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姬拓突然開口說話了:“你有家室嗎?”

    “沒有,孤身一人罷了。”玨剛抬起身后又坐了回來。

    “你的表現我有見過,真是令人敬佩,所以我認為像你這樣的優秀人才需要有人輔助。”

    玨聽后微微皺眉,他差不多能猜出姬拓要說什么了。

    “本來要是犬女沒有說她有心上人的話我就打算將你招如我們這邊,但是她已經有要跟隨的人了。”

    “那不挺好的,起碼對方是個龍族啊。”玨打算將這話題給終止住。

    “嗯,確實。所以我就想將我的大女兒介紹給你。”

    聽了姬拓的話后,玨差點沒昏過去。

    好家伙,原來姬蕓不是你唯一的女兒啊。

    “不同于犬女,她姐姐是個喜好文墨的姑娘,我想應該和身為文官的你很契合吧。”

    玨尬笑著看著姬拓,然后說:“這事情先擱一下,我現在還不想提結婚的事情。”

    “也是,現在情況還有些嚴峻。”姬拓微微一笑,或許他早就想到玨會這么說了。“不過我想我的大女兒應該不會介意你身邊的那個奴隸吧。”

    “你知道歐陽踏雪?”

    “嗯,她的事情我有了解,不過你還真是能接受了她的身世啊。”

    “身世?怎么回事?”玨覺得這里面可能又故事。

    歐陽踏雪為什么會被家人拋棄?為什么歐陽尋并沒有承認歐陽踏雪存在的事情?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回去關注歐陽踏雪?

    玨很感興趣。

    姬拓看著表情木然的玨,意識到了玨對歐陽踏雪一無所知的事情。

    “這事情以后再說吧,我還有事情先走了,剩下的事項我會私下里與你聯系的。”姬拓說。

    玨看著起身離開的姬拓發愣。

    “總之,對那孩子好一些吧,起碼不要討厭她。”姬拓撂下這句話后就離開了。

    姬拓離開后,玨呆愣愣地坐在房間里。

    這幫人都在干什么啊,明明是一介奴隸還都這么關心,腦子有病吧?

    玨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人在關注著歐陽踏雪。

    但是玨卻能從中感受到另一種態度——這些關注并不是關心,而是類似于看戲一樣的看客心態。

    想了半天玨也沒決定到底要不要調查一下歐陽踏雪的底細。

    算了,區區奴隸而已,等我把禁斷拿出來后,她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玨起身離開了。

    這天夜里,在魔域的某處——

    應該是這里了。

    霧將手中的電子設備給放了下來。

    今晚的霧并沒有像以前那樣穿著一身西服,而是穿著一身像是在潛水服外套了一層塑料殼一樣的輕型黑色裝甲。

    現在霧在一座荒棄的要塞中。里面的蜘蛛網交錯聯通,如同一個簾幕一般從上面垂下,布滿了要塞內的空間。周圍還有許多裹著生銹并覆蓋著厚厚一層灰鎧甲的骸骨,這些骸骨以各種各樣被殺死的姿態展示著從前這里發生過的慘烈戰斗。

    不過有趣的是這些尸骸都被集中到了一個地方,而尸骸的外圍則是一些野獸的尸體。

    霧看著這些尸骨。他知道,這些畸形的野獸的尸骨是妖邪的尸骨。

    霧看了看四周,然后戴上了防毒面罩。

    “即便過了上億年也不能讓這里的戰爭污染消散嗎?”

    看著周圍那被月光照耀得閃閃發亮的空氣,霧不自覺地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他拿出了一個電子儀器,對著周圍掃描了一下。

    “輻射劑量……額……超標了啊。”

    霧稍微退了幾步,然后在自己左手小臂上的操作屏幕進行了一段操作。

    “粒子沖散裝置已打開。”

    聽到頭盔中傳來了聲音后,霧繼續向前走。

    霧打開了一本看上去有些老舊的筆記本,一會兒看看筆記本,一會兒看看四周。

    “沒想到還有能夠觸發類似核污染的法術,真是可怕。不過是什么讓這些人不惜通過污染土地也要將這里封存住?”

    霧向著堡壘的深處走。此次前來的目的是為了尋找一件失落的法器。

    嗯?那個是……

    霧來到了尸骸的中央,發現了一個做工精美的匕首。

    “原來如此,被藏起來了嗎,但是這難不倒我。”霧收好了匕首,然后將自己頭盔太陽穴處的旋鈕轉了轉。

    過了幾秒,輕甲上的聲吶探索到了暗室的存在。

    “找到了。”霧拿著匕首走了過去。

    他將匕首刺入墻內。

    就在霧刺入匕首的瞬間,霧身后的墻壁發出了轟鳴——墻在慢慢打開。

    可是沒過幾秒,墻壁就出現了裂痕,有碎裂的可能。

    “喂喂喂!別開這種玩笑啊!你們的工藝這么不行嗎?!才一億年啊!就撐不住了嗎?!”霧說著就向后退去。

    墻壁碎裂了,大塊的石頭向霧砸去。

    “對危險飛行物體攻擊!”霧大喊。

    “確認飛行物體,給予反擊。”輕甲的電腦發出指令,數十發小型**向碎石飛去,將其炸碎。

    霧在確定安全后又站了起來,他看著碎裂墻壁的里面所封存的物體。

    “咻~”霧吹了聲口哨,“原來真的存在啊……”
  http://www.cniac.com/78_78895/327586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niac.com。青青青視頻分類看_青青青視頻分類手機版閱讀網址:m.cnia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