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視頻分類看 > 修真小說 > 日月天羅 > 正文 第346章 暗查

正文 第346章 暗查

    深秋的風猛烈地刮過,驚起了鳥蟲不安地四處逃竄,李子楓抽出藏在腰間的軟劍,在漆黑的夜中劃出一道水光。

    緊接著,枯葉刷刷地落下,李子楓坐在馬上,向后仰去,躲開了劃向喉嚨的長劍,他屏氣凝神,旋轉身子向樹上飛去,隨后隱于枝葉間。

    只見他方才騎馬位置的地面上,驟然出現大片的淺坑,鋒利的暗器密集地向上豎起,馬蹄被刺痛,馬兒慘烈的抽搐嘶叫后,瘋狂地奔向密林深處,李子楓看著,無奈地撫著額頭,心道:錫坤王府的馬匹,要怎么賠的起?

    他順便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還好寧世的人皮面具還結實地貼在臉上。這時,他身邊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公子想什么呢?”

    李子楓冷笑,看向聲音的來處,刻意變了嗓音說道,“閣下驚了我的馬,我一會兒回去,怕是沒辦法向我家王爺交代。”

    對手陰森的笑聲在密林中蕩漾,許久才停下來,“寧侍衛不必擔心。”

    “為何?”李子楓故意疑惑地問道。

    對手的雙眸再冰冷的夜中,泛出陣陣殺意,“因為你已經沒有機會再見到你們的翼坤王爺了。”說著,他揮揮手,他周圍大樹的枝葉間,忽然涌出大批殺手。

    殺手們身著黑衣,雙眼泛寒氣,紛紛亮出武器。李子楓似乎司空見慣,并未被震撼到,他淡然地看了眼不遠處的眼睛,“翼坤王府的侍衛都敢截殺,你們家當真是下了血本,難道他就不怕我家王爺一狀告到皇帝那去?”

    “皇帝?寧侍衛可真是太天真了。再過幾日,誰是皇帝還不一定呢!”黑衣殺手悚然地笑著,“寧侍衛,帶著這個滿意的答案,上路吧!”

    李子楓一怔,按理說,劫持翼坤王府的人總要問明他去做什么,或是暗中跟蹤,這般明目張膽的截殺,只能表明朱落風已然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隨著一聲號令,殺手如潮水般涌向李子楓,李子楓飛身而起,利用身法在林中輕松跳躍,毫無規律,使得殺手無從下手,李子楓趁著殺手苦于追蹤自己之時,順手灑下一把石子,殺手猝不及防,連連中招。

    李子楓忽然飛身到殺手中間,揮動軟劍,快速翻飛,只消半刻工夫,殺手們皆咽喉中劍,倒地身亡,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

    為了防止露出破綻,李子楓在離開王府之前,特意跟朱邢逸的隨身侍衛寧世過了幾招,匆忙間大概記下了他的招數和出劍的手法和身形。

    領頭的殺手似乎被李子楓的動作震到了,心底還暗嘆朱邢逸的貼身侍衛果然不簡單,眼看手下被盡數反殺,他心底冒起火氣,又一揮手,兩個身形較寬的黑衣殺手從天而降。他接到的命令是殺了寧世,因此,即便付出再大也絕不能失手。

    后現身的兩個殺手是有些本事的,李子楓全神貫注地接招,也只能做到不吃虧而已。刀光劍影,火星四濺,在漆黑的夜里格外刺眼,李子楓忽感眼睛被寒光刺痛,分神間,有劍尖挑破了他的衣服,劃開了腹部的皮肉。

    李子楓腹誹,果然鴻苑山莊培養出來的殺手,都跟李世杰的招數如出一轍,專挑人的腹部和肋間處攻擊。李子楓捂著傷口,后退了兩步。

    黑衣人的攻勢更加猛烈,招招直逼李子楓的要害,李子楓只得呈被動防御狀,幾招過去,勉強擊退黑衣人的攻勢,卻猝不防及一柄長劍刺進心口,李子楓的嘴角涌出鮮血,無力的掙扎過后,仰面倒地。

    黑衣領頭看著劍尖上的血跡,滿意地笑了笑。其中一個黑衣人上前查看,隨后回稟道,“首領,他死了。”

    “很好。”黑衣領頭冷笑著,“翼坤王府的侍衛也不過如此嘛!走!”

    殺手的腳步聲漸遠,倒在地上的李子楓忽然睜開眼睛坐起來,飛身跟上。

    原來,方才黑衣人的長劍,只是刺在了李子楓墊在心口處的軟墊,而口溢鮮血,只是他在強行調動內力,逼出的一口血而已。

    李子楓一路跟蹤,直接跟到了鴻苑山莊在衛安城外的駐地‘雅園’,不出所料地看到襲擊自己的黑衣殺手正在匯報‘戰績’,而匯報的對象,正是李沐陽!

    李子楓驟然一驚,雖然他早知道李沐陽有問題,但他沒想到李沐陽已經膽大到公然截殺翼坤王府的侍衛,看來下一步,就是要和某位聯手在光瑕寺做文章了。

    少刻,李沐陽穿好黑斗篷,從側門離開雅園。眼看其身影逐漸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李子楓來不及多想,一個飛身再次跟上。

    李沐陽一路疾行,李子楓便一路狂追,不得停歇,直到喉痛冒出甜腥味,體力即將不支時,李沐陽才七拐八繞地鉆進了一個農家小院中,李子楓大概辨認了方向,這個位置,已經離仕青山腳下很近了。

    農家小院與普通農戶房舍一般無二,房舍也只是用石磚簡單地堆砌而成,農具閑散地扔在一邊,院中還有鋪散一地的農作物。

    李子楓心中,絕對不相信李沐陽來此只是為了體驗生活。

    果然,李沐陽只是停留片刻,便再次動身離開,但讓李子楓感到奇怪的是,李沐陽出來的時候,身前身后竟跟了一些普通裝束的人。

    以李子楓的直覺,這些看似普通的人,絕不像鴻苑山莊的仆役或是跟班,他們走路帶風,警惕性極高,步伐一致,身上的殺氣若隱若現。看身形,倒像是必鴻苑山莊為清平王培養的殺手組織:清閣!

    李子楓再次跟上,卻發現,他們一行人進了仕青山腳下的青元鎮,并在鎮子西口的一處酒肆中,失去了蹤跡,李子楓眉頭緊蹙。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天色呈現墨藍色,皎潔的月亮也也淡了些。算時間,距離他回到邢衛府的時間,已經不足三個時辰。顯然不允許他再有所行動了,李子楓遲疑片刻,記下了酒肆的名字和位置,飛身離開!

    天空露出魚肚白,月亮的身影越來越淡,微弱的晨曦撥開云霧,為大地灑下淡淡的光芒。隨著城門開啟,行人挑著擔子進城趕集。起早的商販也開始了一天的營生。蔡氏小吃鋪已經有客人吃上了熱乎的餛飩或熱湯面。

    尚平容吃完餛飩,放下幾枚銅板,說了聲‘結賬’,便起身離開,路過小吃鋪附近蘋果攤的時候,稍作停留,隨意挑選著蘋果,“聽到動靜了嗎?”

    “一早沒有任何動靜。”商販搖了搖頭,想了一會兒回稟道,“還有一事,就是昨晚卑職收攤的時候,就看見翼坤王府的侍衛寧世出城了,到現在也沒回來。”

    尚平容眉頭驟然緊縮,他隱隱覺得昨夜一定是有事發生,他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便是李子楓,隨后放下蘋果疾步直奔邢衛府。

    到了邢衛府,他第一個目標,便是到關押李子楓的囚室查看,牢門打開的那一剎那,他看到李子楓穿著囚服,躺在墻邊一方草墊子上睡得安穩,不知是激動,還是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尚平容竟重重地敲了敲牢門。

    李子楓像是睡夢中被吵醒,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身,怔怔地看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連忙站起身,“尚閣領?”

    四目相對,李子楓忽然覺得,尚平容這個人愈發住摸不透了。

    “我只是來看你是否還活著。”尚平容眉頭一挑,“你可是朝廷重犯,你若出了問題,連帶著我們邢衛府都得給你陪葬。”

    “只要每日的飯菜里無毒,我自然是不會死。”李子楓凝視著尚平容,似乎在有意提醒什么。

    昨夜出去一趟,他感覺衛安城及周邊城鎮的氣氛都不大對了。下一步,怕就是要對邢衛府動手了,李子楓忽然有個大膽的想法,但或許,這也是個機會。

    尚平容讀懂了李子楓的眼神,“放心,只要我活著,我保證你們不會被毒死。”

    你們…李子楓聽到這個回復,默默地松了口氣。

    尚平容無意間發現李子楓身上的囚服衣角和心口的位置,有隱隱的紅色透出來,李子楓后知后覺地側過身,“為何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尚平容冷哼,隨手丟給李子楓一個小藥瓶,“怕你被耗子咬死。”

    李子楓接過藥瓶,嘴角微微上揚,“有勞尚閣領關心,區區幾只耗子,我還是能應付得來的。”

    :。:


  http://www.cniac.com/85_85120/327586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niac.com。青青青視頻分類看_青青青視頻分類手機版閱讀網址:m.cnia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