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視頻分類看 > 其他小說 > 花梨匣 > 正文 第十八章 藏心間

正文 第十八章 藏心間

    多年以后的今天,鐘雨真的如愿了。鐘雷慘死的那個夜晚,他繞過鐘雷的尸體拿起桌上的鑰匙。他仔細打量著手中的鑰匙,嘴角邊抑制不住的歡喜,“媽,我已經徹底的得到鐘家的一切了,所有傷害過咱們的人也都不存在了。”他將鑰匙在自己的手里掂了掂,歡喜的笑容閃過一絲的輕蔑,“大媽,你還真是聰明,以為我只有匣子沒有鑰匙,大哥就會躲過去了嗎?”

    手里不斷的掂著鑰匙,鐘雨走到阿鳳的尸體旁邊,冷冷的看著,“下輩子,別再遇到我了......”俯下身,合上阿鳳的眼睛,阿鳳瞑目了,鐘雨仍是冷冷的看著,許是心頭之恨未消,又許是......

    鐘雨坐在綢緞莊里看著進進出出的客人們,像是欣賞著一處極美的景色。這里是他的云婳綢緞莊,這里,不過是他所擁有的數間綢緞莊之中的一間,他是這里的主人,亦是這座城中最富貴之人。鐘雨的臉上帶著笑,自信,鋒芒,這樣的笑才能與他此時的身份匹配。

    門外,一個衣著高貴的女人走進綢緞莊,開始挑選料子。女人有些左右為難,似乎每塊料子都是中意之選。鐘雨見狀上前,禮貌的開口,“夫人,讓我來幫你吧。”那女人一看來人是鐘雨,突然笑了,“鐘二少爺!你好啊。”“夫人你好。”鐘雨抬頭看了看那女人,微笑著回禮。

    見鐘雨的笑容有些尷尬,那女人忍不住又笑了,“怎么,不記得我了。還記得有一次你去仁和藥鋪給鐘老太太抓藥嗎,老掌柜想留你嘗一嘗桂花糖......”“原來是翠熙夫人啊,真是失禮了。”女人的話說到一半,鐘雨方才恍然大悟。“哈哈,你終于想起來了。真沒想到這享譽全國的云婳綢緞莊也是你鐘家開的呀。”翠熙說著,又看向身邊的布料,“還麻煩鐘老板幫我選一塊喜慶點兒的料子,我要去參加朋友的壽宴。”

    “好。”鐘雨應聲之后在眾多的緞匹當中選了選,最終,他挑了一匹水綠色的芙蓉花緞面給翠熙看,“這匹芙蓉錦緞應該符合夫人的要求。”翠熙輕輕的捻起綢緞的一角兒打量了一下,“這花樣真是好看。只是,這顏色太過水嫩了些。依我看啊,這樣嫩的顏色要是穿在阿鳳的身上才叫好看呢。”鐘雨一愣,眼中閃過一絲暗光,臉色也一下子蒼白起來,“夫人的記性真好,只是見過我們一次便都記下了。”“同鐘老板,的確是只見過一次,但阿鳳不是哦。”翠熙笑著搖了搖頭,“我們姐妹可跟你不一樣,我們有緣著呢。”“夫人的意思......我不明白。”鐘雨禮貌的笑,心中莫名涌上一股思緒,連他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

    翠熙側過身,抬手對著門外對面的方向指了指,“十幾年前就在這綢緞莊的對面,有一家明德醫館,鐘老板是老商城人,肯定知道吧。”“知道。”鐘雨肯定的回答。“我跟小阿鳳的緣分,就是從那里開始的。”翠熙放下手臂,回過身,看向鐘雨,“明德醫館,是我哥哥開的。我哥哥是仁和醫館老掌柜的徒弟你是知道的,哥哥學成出師就開了那家醫館。雖然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我還記得那一天的雨下得好大,就跟你帶著阿鳳來抓藥那天的雨一樣的大。那天,哥哥嫂子因為瑣事吵了起來,所以那一天醫館沒有開門。我忙著給哥哥嫂子勸架根本注意醫館外有人敲門......后來我似乎感就到敲門聲持續了好久這才去開門了。我開門一看,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兒,正站在雨里拼命地敲門呢,可憐她穿的那么單薄,我還以為是哪個受不了主人打罵的小丫鬟偷跑了出來。”

    翠熙聽到越來越急促的敲門聲舉著傘一路小跑,打開醫館的大門。門外站著一個衣著單薄的小女孩兒,站在雨里,一只手扣在門上,另一只手還在發抖。“呀!果真是有人呢。”翠熙一愣,心中猝然的疼惜,“這么大的雨小妹妹快進來。”小女孩兒的衣服已經濕透黏在了身上,臉上的雨水順著下巴流下來,小小的身體在風中瑟瑟發抖,但是她并沒有跟著翠熙進去,“大姐姐,我找大夫,我們家二太太病了。”

    翠熙一聽小女孩兒的話,有些為難,“可是,我們醫館今天不看診,大夫今天......”翠熙的話還未說完,小女孩兒便握住她的手止不住眼淚的求,“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大姐姐......我們二太太病的很厲害,少爺也急壞了。”翠熙見小女孩兒焦急又無助的樣子,反握住她的手安慰,“小妹妹你別急,我幫你。你先在這里等著,我這就去幫你叫大夫出來。”“謝謝大姐姐!”阿鳳連連鞠躬的謝,眼中滿滿的感激卻也帶著些小心和顧慮,“大姐姐我是偷跑出來的,要先回去了。麻煩你讓大夫去城北的鐘天德老爺家,要快一點兒。”話罷,小女孩兒轉過身準備離開,翠熙卻上前輕輕的握住她的肩膀,“等等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大姐姐我叫阿鳳。”阿鳳笑了笑,冒著大雨,越跑越遠了......

    鐘雨的面色不知何時開始越發的蒼白,他凝視著眼前仍在回憶中淺笑的翠熙,眼眶里含著淚水,“后來呢?大夫,去了嗎?”

    一聽鐘雨的問題,翠熙臉上原本帶著的笑,竟也沒剩下幾分了,“我把事情跟哥哥說了,哥哥馬上就趕過去了,但還是晚了。到鐘家的時候,正好碰上有人出門去送信,那送信的人告訴哥哥,鐘家二太太已經死了,所以哥哥也就沒有進去,嘆著氣回來了。”

    翠熙下意識的打量了一下鐘雨的模樣,驚訝于鐘雨不知何時殷紅了眼,滿臉的淚水。翠熙內疚于許是自己提起的往事與鐘家人的離世有關,勾起了鐘雨的傷心痛處,便刻意笑著想要繞開話題,“不說那些不開心的事了,之后哥哥嫂嫂搬家了,我也一同離開了,再后來就很少來商城了。直到前幾天我才跟著丈夫回到商城,我代表兄嫂看望仁和的老掌柜才又遇到了阿鳳。當然,那時我只是覺得跟在你身后的姑娘像極了當年的小阿鳳,還不能確定她究竟是不是。不過你們離開后老掌柜跟我說了你們的事我才敢肯定,她就是阿鳳。說來也巧,沒過幾天啊我就又見到了阿鳳。那天又是下著大雨,我在街上看到阿鳳舉著傘在追你。我離你們太遠聽不清你們的對話,我只是看見阿鳳一個人拿著傘很傷心的往回走,而你卻往另一個方向走了。我實在忍不住就上前拉住了阿鳳,問她還記不記得當年那個問她名字的大姐姐......”

    阿鳳同翠熙并肩走在街上,翠熙總是忍不住走幾步便笑著看看阿鳳,“緣分真是神奇,沒想到這么多年咱們還能再遇到。就像那個時候,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就是覺得這個小妹妹好像跟我特別有緣。”聽到翠熙的一番話,阿鳳也忍不住笑起來,“原來,在仁和陪老掌柜聊天的人就是大姐姐啊。我真笨,當時竟然沒認出你。”

    阿鳳的臉上雖然帶著笑,但翠熙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你,跟鐘家二少爺吵架了?”“沒有。”阿鳳搖了搖頭,“二少爺脾氣很好,從不跟人吵架。”“他好像挺喜歡你的。”翠熙湊近阿鳳,故意逗她,見阿鳳搖了搖頭便低下頭不說話,翠熙又靠的阿鳳近了幾分,“哈哈,害羞了。我是開玩笑的。雖然咱們只見過三次面,但是我就是覺得跟你特別親。”

    說笑間,兩個人漸漸走到一個十字巷口。翠熙指了指右邊的轉彎,“我要往那邊走了,咱們有緣再見吧阿鳳。”“大姐姐,保重。”阿鳳的眼中帶著不舍,她似乎已經很多年沒有毫無顧忌的笑過,在翠熙的面前,她真心的笑過,見到兒時大姐姐的那份歡喜,此刻又要不見了。翠熙輕輕的握住阿鳳的肩膀,就像許多年前同樣的動作,“阿鳳,你是個善良的姑娘。祝福你跟自己喜歡的人可以一起過幸福快樂的日子,再見。”話罷,翠熙側身走向另一邊的巷口,忍不住停下腳步回看一眼,只見阿鳳還在原地朝著自己揮手,翠熙笑著擺了擺手轉過身向前,沒有再回頭。

    翠熙將手里的布料放下,又換了一塊,放在身上比了比,再看看鐘雨。鐘雨仍是站著發愣,目光微微的渙散,臉上未干的淚痕顯得格外的刺眼。翠熙將手中的布料放回原位,再一次試圖緩解鐘雨心中的悲傷,“怎么沒見阿鳳啊?”聽到阿鳳的名字,鐘雨凄悵彷徨的臉上漸漸浮現出笑容,“她......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等她回來我們就打算成親了。”鐘雨臉上的笑容極輕,極薄,如同他眼中那滿是欣喜的光亮,雖然透著無限的憧憬和快樂,卻又像極了一個虛幻的美夢,碰一下,就碎了。

    “那真是太恭喜你們啦!”翠熙的一聲恭喜,似是裹著蜜糖的利劍,輕輕松松,毫無痕跡的擊碎了鐘雨的美夢。鐘雨的笑容凝固在臉上,不知所措的茫然,失落......

    門口的一聲汽車鳴笛,翠熙向綢緞莊外瞄了一眼,笑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丈夫來接我了, 剛才你幫我挑的料子還有我另選的幾塊,麻煩讓伙計送到李公館。”“好,夫人慢走。”鐘雨的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將翠熙送到門口,禮數無不周到。然而,他眼神中的木訥卻仍是未能全部緩和,語氣里也沒了力氣。
  http://www.cniac.com/90_90989/327586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niac.com。青青青視頻分類看_青青青視頻分類手機版閱讀網址:m.cniac.com